国学官网| |先秦| 秦汉| 魏晋南北朝| 隋唐五代| 宋代辽金| 元代| 明代| 清代| 当代| 评论|
□ 站内搜索 □
请输入查询的字符串:
标题查询 内容查询
□ 同类目标 □
  • 作家作品
  • 文学理论著述
  • 综合选集及研究著作
  • □ 同类热点 □
  • 论苏轼的词风
  • 试析陆游诗歌的特点与成就
  • 范成大《四时田园杂兴》与翁卷《乡村四月》比较谈
  • 苏轼的山水诗与苏轼的哲理化人格
  • 简析吴文英词的艺术风格特点
  • 试论苏轼的诗歌艺术
  • 宋词词牌名有哪些?
  • 苏轼古文和辞赋、四六的艺术风格分析
  • 简述诚斋体的艺术特征和范成大的使金诗、田园诗
  • 岁寒堂诗话
  • 简析苏轼对宋代文学的意义与影响
  • 论辛弃疾对词境的开拓
  • 试述江夔词的艺术风格和特点
  • 简析江西诗派的艺术风格和代表人物
  • 简析苏轼的人生观和创作道路
  • 当前类别:官网 >> 新版国学 >> 文学 >> 宋代辽金文学 >> 文学理论著述
    苏轼对杜甫题画诗的接受与发展(2)

    发布时间: 2010/11/25 15:06:40 被阅览数: 次 来源: 中国文学网
    文字 〖 〗 )
    苏轼借题画诗寄慨的尤多,而且理趣比杜甫题画诗增强,这是苏诗的一大特色,也是宋诗的一大特色。如《王晋卿所藏著色山二首》: 
      缥渺营丘水墨仙,浮空出没有无间。尔来一变风流尽,谁见将军著色山。 
      荦确何人似退之,意行无路欲从谁?宿云解驳晨光漏,独见山红涧碧时。 
      这两首诗都写了李思训《著色山》画的美景,后一首化用了韩愈《山石》中的“山红涧碧纷烂漫”的句意,其实也表达了与韩愈一样“嗟老不更归”的感叹,就如杜甫看了刘少府的山水障画之后产生的归隐之情。 
      而与杜甫题画诗寄托个人感慨不同的是,苏轼这类题画诗往往由感慨上升到哲理性,或者说理趣,比如《书王定国所藏王晋卿画著色山二首》云: 
      白发四老人。何曾在商颜。烦君纸上影,照我胸中山。山中亦何有,木老土石顽。正赖天日光,涧谷纷斓斑。我心空无物,斯文何足关。君看古井水,万象自往还。 
      君归岭北初逢雪。我亦江南五见春,寄语风流王武子,三人俱是识山人。 
      这两首诗的第二首明显是借题画寓感慨,因为当时苏轼谪黄州五年,王定国谪宾州三年,五晋卿谪均州三年,所以“三人俱是识山人”。但第一首“我心空无物”、“万象自往还”就不仅是旷达之语,明显含有一种佛禅理趣,这是杜甫题画诗中所没有的。这是苏轼题画诗对杜甫题画诗有继承又发展为自己诗歌的一个表现。 
       
      三、在题画诗中发表画艺观 
       
      “用题画诗来发表对于艺术创作的美学见解和经验之谈,这是杜甫的首创。”像前文所引《丹青引》全诗赞赏曹霸的画,但却不欣赏韩干画的马,说: 
      弟子韩干早入室,亦能画马穷殊相。干惟画肉不画骨,忍使骅骝气凋丧。因为韩干画的马“画肉不画骨”,所以马就无精打采的。“骨”是马的骨相,也见唐代诗风重气骨。他的《天育骠图歌》中的骏马也是“卓立天骨森开张”。这可见他欣赏的马都是特别“有骨”的,有力度感。另外,杜甫的题画诗中还表明他重画之气韵,如《姜楚公画角鹰歌》云: 
      楚公画鹰鹰戴角,杀气森森到幽朔。观者贪愁掣臂飞,画师不是无心学。此鹰写真在左绵,却嗟真骨遂虚传,梁问燕雀休惊怕,亦未抟空上九天。姜楚公画的鹰栩栩如生,抓住一个“气”字。又如《杨监又出画鹰十二扇》中的鹰也是“疾禁千里马,气敌万人将”的,在这里杜甫的手法既有夸张又兼想象。 
      苏轼也像杜甫一样用题画诗表明自己的画艺观。苏轼对画的审美也讲究“气”,一如杜甫,苏轼在《王维吴道子画》评吴道子的画时就说:“道子实雄放,浩如海波翻。当其下手风雨快,笔所未到气已吞。”明代杨慎就认为:“若杜少陵、苏东坡诸诗,极其形容,殆无余巧。”就是说二人在题画诗上讲究气韵生动、雄伟是一脉相承的,而且都用了极为夸张的手法。 
      但苏轼不同杜甫题画诗中只讲究“气骨”的美学要求,在《孙莘老求墨妙亭诗》中他就说:“杜陵评书贵瘦硬,此论未公吾不凭。短长肥瘠各有态,玉环飞燕谁敢憎。”本来苏轼诗才如天马行空,不受拘限,所以对于画画也如书法一样,认为各有各的特色。他的《书韩干牧马图》云: 
      ……想见开元天宝年。八坊分屯隘秦川,四十万匹如云烟。骓胚驷骆骊骝,白鱼赤免驿皇翰。龙颅凤颈狞且妍,奇姿逸德隐驽顽。碧眼胡儿手足鲜,岁时翦刷供帝闲。柘袍临池侍三千,红妆照日光流渊。楼下玉螭吐清寒,往来蹙踏生飞湍。众工舐笔和朱铅,先生曹霸弟子韩。厩马多肉尻雕圆,肉中画骨夸尤难,金羁玉勒绣罗鞍。鞭篓刻烙伤天全。不如此图近自然……苏轼这首诗把韩干画的马称为“肉中画骨”,而且认为这样的画马是极高明的,一般画师是做不到的。如此画出的马,有一种自然的美。他的“厩马多肉尻腚圆”,虽然没有点出杜甫《丹青引》中“干惟画肉不画骨”,但可见他与杜甫题诗画中讲究“气骨”是不同的。 
      在此基础上。苏轼还指出了画工画与文人画之区别,比如在《观吴道子画壁》诗中他认为吴道子的画是画工的画,而王维的画则是文人画,画工“下手快”,但“摩诘本诗老,佩芷袭芳荪。今观此壁画,亦若其诗清且敦”。大概这是对“味摩诘之诗,诗中有画;观摩诘之画,画中有诗”(《书摩诘蓝田烟雨图》)的最好解释。由于杜甫本身并不是一个画家,他欣赏画是从自己个人的修养学识角度来欣赏,并把有感而发的东西以诗歌形式写出,但他对于作画本人应有什么修养、作画的整个创作过程如何并不是深有体会的。而苏轼则不同,他本身就是一个杰出的画家,他的表弟文同也长于画画,对于一幅画的创作过程,他是深有体会的。如他在《题文与可墨竹》中说“诗鸣草圣余,并人竹三昧”,就说明,画竹是得“胸有成竹”,入竹三昧方可画出来的。这样一来,苏轼的题画诗表现出来的画艺观与杜甫就有很大的不同,这正是接受中的继承。
    编辑:秋痕

    |关于我们 | 招聘信息 |联系我们 |友情链接 |相关介绍 |免责申明 |
    copyright©2006 Power By ®  中国国学网版权所有    蜀ICP备11019425